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轩辕  

2009-08-26 00:49:53|  分类: 幽萌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孤宁珂

太师,你可知道,我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过任何属于我自己的痕迹。你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你又爱又恨的,都是独孤宁珂,而不是我。我只是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妖魔。待我死后,所有的记忆都只归于那个本该在十多年前就死去的小女孩,再不会有人知道我是我,再不会有人牵念我,为我伤心。太师,你可知道,这是怎样一种悲哀。似乎我这个人的所有,都被世界无情地抹去了一般。

 

徒维

所有的冷峻沉默,所有的不苟言笑,所有的矜持和缄缜,所有隐藏于黑色帽檐下可能会有的细微表情变化,所有墨色瞳仁里淡淡掠过的波动,都是假的,因为他根本不是个人。沉默不过因为不太能说话,用帽檐遮挡自己的脸不过因为不想被人看出生硬的表情变化,眼睛里细微的闪动或许是风吹过,或许是流云在他眼眸里的投影,都不是他的。这些属于他的一切,都不是他的。他不过是被横艾用草木简单施法作出的东西,之后又简单地抹去,仿佛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出现,仿佛上面罗列的那些“所有”,都只是我们一个拙劣的梦境。他是无情的草木,偶成人形,最终又回到了本体。如此而已。

但我还是在想,不得不想。

他的世界里有没有风呢?有没有阳光雨露的感触,有没有能让自己震颤的某些温暖或者悲凉。有没有一些在清晨的微光里,还能依稀记起的,梦。

 

慕容诗

只是,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命运沉沉自天而降。业火,烧透了整整一千年的历史。而人心里的那把火焰比历史更持久。它从淝水一路烧回令狐国,烧至九重天之上的太一神殿。这执念的火焰没法消失,至少我不能。而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说,这漫长的历史究竟是怎么回事。某些地方似乎一直在重复。我看尽了千年的风雨如晦,却只用了不到一生的时间。到底哪个历史是真,哪个是假,哪个在重复哪个的影子。而我又能做些什么。我们不过只是在时间大海苍茫的波涛汹涌间浮动的小木片,偶尔相遇便能觉欢喜,那又为什么分真假、分正误、分是非、分立场?这些东西跟时间相比是如此渺小,可我们还得分下去,没完没了,你说,这是为了什么。

所谓的时间,所谓的历史,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成全了什么。

 

天女

我只是爱而已。你们没有人告诉我,爱也是罪,爱也是不可以的。

如果你们有人能事先告诉我,那我怎么还会这般傻傻地去爱。我爱得放弃了自己尊贵的身份,放弃了自己的灵力,我爱得毫无保留而且不求任何回报。这般傻。但你们该告诉我,我爱的人,他更加爱的,是他的世界和苍生。他是君临大地的王,他为了大地将我封印。他不管我会变成旱魃其实是为了他,他不管。他只要大义。而我,不过是个该被牺牲的人。

我的爱人封印我,我的分身想埋葬我,我的孩子想永久驱逐我。所有我爱的人都想除去我,我该笑还是该哭。我还该不该爱,我还能不能爱。我心里的爱意逐渐变成黑色的毒汁,侵透我的五脏六腑。我只是爱而已,你们不许我爱,那我就恨,我恨这世间的一切。让一切都被酷热和干渴笼罩,让所有人都死去吧。既然你们不许我爱。

 

横艾

她不是不爱,她是太清楚她能接受什么,他又能接受什么。

她能付出的,不是他想得到的。他在寻找的,是她永远也不会拥有的。她看得太清,所以才能如此冷静,直到最后一刻,还能跟他以友情的名义拥抱道别。

只有这次,是把所有旁观者都迷进去了,而当局者的她依然清者自清。

那些旁观的人呵,一旁喳闹着要耶亚希滚回夷洲的有之,要焉逢切腹谢罪的有之。却少了人要她能流泪的。横艾你就哭哭又何妨。你可以不选他,你可以面对他微笑,只是私底下你哭一下又何妨。如此冷静压抑就真的能忘情?还不如像你妹妹赤衣那般,肆意笑,放声哭,即使化魔化恶,也不枉来世间走这么一遭。

 

车芸

什么立场,什么是非,什么大义,什么道理。我不懂。也不想懂。

我只想回到年幼时候那棵苍劲的松树下。山崖边,我的白衣的桓哥哥站立着吹奏一首我不知道名字的好听的曲子。我走上前唤他,他放下手中的箫,对我挥手,并且微笑。

那是在桓哥哥手中的剑贯穿我的身体时,在我就快要告别这个世界时,能想到的,我的一生中,最最温暖的画面。

 

轩辕

十大圣器的故事,洋洋洒洒。自相逢到如今数十寒暑中,几千年不过弹指一挥,未来依旧无限延展。

善行或许不能得报,爱情并不全然美好,立场竟比生命重要。总是因为有这些不尽完美,才会对美好更加珍惜。

只愿再给你几千年岁月抒写,属于轩辕的永久传奇。

 

乱入:姜维

所有说出来听起来似乎伟大的不得了的理由,也不过就是他那句“我愿意将我的一切都传授给你。”

所以怎么看这怎么像个孩子的执着。谁曾经给我的一朵花,我就想要还一朵更美的给他。于是用尽我一生的心力去寻找,磨灭掉我所有的时间和激情,我所有的智力和武力,我的优点我的缺点,只要能帮我找到那朵花的我统统不吝惜。直到死。

太久没见过这种单纯的执着。这般热烈燃烧的明朗得让人不能直视的浪漫的执着,是孩子才有,最本源的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