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旅行回忆·常夏(二)  

2008-10-26 13:36:09|  分类: 善水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517 夜航

早上起来之后跟郡去她们学校逛了一下。有种“中国的高校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感觉= =,在后门一个小巷子里买到了还是热热的鲷鱼烧,中间有奶香味的柔软夹层。吃得心满意足。

就这么走走逛逛直到中午,由于两点就要到机场邮局,而郡还得回去最后温习一遍书,来不及吃中饭便匆匆告别。离开的时候她认真地看着我说:“以后可能见不到了,自己一切小心。”——她毕业后将接受学校的推荐去韩国做中文教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而回来是不是还能联系上也不知道了。一时间有点伤感。我们从北语的后门绕出来,绕到四环上,我走天桥到对面的北航门口去搭巴士,她顺着这边的人行道回家。她说:“你走吧,我看看你,待会就回去了。”我很听话地走了。没有回头。

到北航门口的一个小售票窗里买票,那大婶热情地招呼我进去坐,说等下车到点来了的话她会带我去旁边立交桥下面一点点的街沿上等。我坐下来,心想,从现在开始,是真的一个人了。

到了机场,因为没吃中饭,先去KFC打包了一个汉堡和一对鸡翅,接着去取出行李。因为时间还早,打算在邮局边等的时候边吃。结果到邮局门口看见已经有几个人围在那里了,两男两女,也都跟我一样带着很大包的行李。上前一问,果然是一同去实习的人。来自西安的男生J,女生FC,还有来自北京的男生W。寒暄了一下之后聊着些有的没有的事。而约好的两点早已过了,拿着我们签证和资料的人却迟迟没出现。一直等到近三点。在这么多人面前,我倒不好吃东西了。只有将就饿着。三点时,实习中介公司SSA北京分部的负责人才出现。简单交待了几句过海关的注意事项和到时候入境时需要填的表单,这才开始分发我们各自的机票、签证、一堆表格——都装在各自的文件袋里。经过一系列繁琐的排队和检查,终于通过了海关,坐到了飞机上,这时已经是马上就要起飞的时候了。

一路上,那个从西安来的叫J的男生都表现得异常体贴。跟他同行的两个女孩的大行李全部是他推着、换登机牌的时候最先跑去要求要五个人一起坐的、C没坐过飞机,想坐窗边,也是他去找身旁的旅客协调。帮我拿东西放行李什么的当然也不在话下。刚坐定,我实在饿得受不了,狼吞虎咽地啃完了汉堡和鸡翅。飞行一段时间后开始供饭,看着J伸手先接过饭盒,把所有塑料袋都打开后再递给F,还把餐巾纸打开铺到F身上的情景,一时间让我恍惚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没想到J转身又接过一个,打开之后给了C,还说:“你隔得远就自己弄了啊~”接下来打算接我那份……我实在不习惯这样被人照顾,连忙从他手里抢过饭盒说“谢谢我不饿不用开了放这里就行了。”这样体贴细致到令人背脊骨都发凉的男生……还真的很难评价。虽然我知道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但就是忍不住很寒。另外一个叫W的男生却是那种典型地喋喋不休却完全言之无物的人。我都快为他的言之无物感到悲哀了,他依然自说自话不亦乐乎。

6个小时的飞行。一路晕机。数次从浅眠里睁眼打量周围,蒙眬中看见夕阳的余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进来,照得脸微微发烫。随后又不安稳地睡去。等到终于完全睡不着,窗外已全黑了。这时才开始拆自己先前没吃的那顿饭吃,吃完之后精神似乎好了很多,起身在机舱里走动,到没人坐的窗边的位子往下面望去。

看到的东西应该是海。一片岑寂的黑暗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微微晃动。城市的灯光应该都是流光溢彩的一片,这样互相隔开一段距离兀自闪烁的小小灯火不属于城市,那应该是海船上的灯光。而且从航线上看来,确实要在大海上空飞行很长一段距离。

可是,我应该永远也无法确切知道那些灯火究竟是什么了。回程的飞机如果是白天,我不可能找出同样的场景来对照;而如果依旧是晚上,我也只能依旧看到这样的景象,依然不能得知他们的真貌。我总是很容易得见一些奇妙的景致。这应该是我的幸运。

在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填写了一份入境申请。之后下到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一感觉是很绿。不管是候机厅、机场大厅、走道、还是里面的免税店,四处都摆满了植物,一片绿意盎然。跟随人群来到入境处,五个人分别排了四列不同的队伍。一直很担心如果突然入境检察官问到什么问题,我能不能听懂并且答上。不过好在我很轻松地就过了,一个问题也没有。跟其他的人汇合之后走出大厅,看见了拿着SSA标识的三个人。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他们拿出一张电话卡,教我们怎么播长途回家。已经是深夜12点过,打通了家里的电话,只报了平安就挂掉。不过等C跟家里人煲电话粥等了很久。终于打完之后大家一起走出了机场。

扑面而来的闷热空气有一瞬间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看看周围同行的伙伴,他们似乎也有同样感觉。等终于回过气来的时候,我闻到了空气中特有的湿润气味。

这个处于亚热带的花园城市所散发出来的味道,竟与家乡夏季时候的气味如此相似。让我好不容易在长时间的飞行中累积起来的那一点点所谓的背井离乡的沧桑感又消失了。

其实还是有不同的。比起家乡那种无法驱散的湿闷,这里的空气只是因为临海和植物多而散发出更多的水气。就算在这样的夜晚,在冷气充足的车内,依然弥漫出阵阵植物的潮气。

坐在车上,我没有理会身旁同伴们的交谈,只是静静看着窗外那些树木。不知道名字的大树如云般严严实实遮挡了整个天空,甚至透不下一点星光。右边有很多高耸的民房,灯火辉煌。左手边只偶尔闪过一点光芒,像是招牌之类的东西。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在那些光芒的后面,就是大海。

本来是说J的宿舍离得比较近,要先送他。于是车停下来我也没什么反应,突然SSA的人在叫我的名字,说这里是我的宿舍。我愣了一下,急忙下车提自己的大箱子。那个开车的男人和一个主管模样的女人跟我一起上了楼。是一栋老式的三居室套房,屋子里挤满了女生。房间里闷热异常。属于我的床垫和被套枕头什么的早就放进来了。我走进属于我的最外面的那一间房里跟同住的人招呼了一声便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听到那些女孩子们在门外跟SSA的人很激烈地争执着些什么问题。可我太累了,实在没心思关心。正在理着东西,一个原本一直在用自己的便携DVD看碟的女生突然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成都,她又问是哪个学校的,结果——“哎呀整了半天是我们同学嗦!我是旅游系的哈~

我原本以为,至少要等到明天我跟比我先三个月到新加坡的好友猴子见面的时候才能再听到的方言,这时候突然冒了出来。然而更让我惊奇的是,当我问到这个后来被我称为勾勾的女孩子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回答:“2月的时候,是跟你们英语系的一个人一起过来的,她叫HS。”——不就是猴子吗!!!原来当初就是她跟猴子一起过来的呀!——兜兜转转,遇到的竟然又是熟人。

简单整理了一下东西,铺好了床,已是凌晨一点过。虽然这明显就是泡沫做成的床垫睡起来极端不舒服,虽然房间里依然热得发闷,我还是伴随着晕机后遗的剧烈头痛很快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