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已辞职  

2008-05-24 10:54:36|  分类: 仙人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有给我投稿的作者,稿子只截止到映色22期为止。其他的稿子我会全部退给你们。很抱歉耽误了你们这么久的时间,也很抱歉不能继续使用你们的稿子。但我并不是就此不做这一行了。以后如果还能有好的出路,还希望能联系到你们,也还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大力支持。以下作者的稿子,不得已,请另投:7号同学、Carpediem、杜滢滢、绿听宝石、无二、妖七、日下部、阮千、田野、北赶、肖阁、阑抹、浅浅、三月兔、卡帕的镜头、milkforest、李愫生、袁月洁、兮水、冰舞步、阳光已至、暗蓝花殇、青语、长袖……还有一些没有在稿件里留下自己名字只在邮件里留下名字的人,我实在没时间一一寻找列出,很抱歉,你们的稿子也请全部另投。需要查找自己具体稿子的人,可以给我发邮件或者在这里留下你的邮箱地址和文章名。我一定会回复。

原本计划要做的映色23期,由于阿波罗和那个恶意抹黑远藤的公司内部黑手,致使原本已经交了稿子的作者和画者纷纷要求退稿,不再愿意继续给稿子,所以23期现在也无法做出了。对原本该在23期上稿子的几位作者:绿听宝石、冷冰扬、夏树小唯,很抱歉,昨天明明都还说可以继续的,今天却无法再做下去,请也收回稿子。向你们道歉。

另外,已经过了稿子并且已经成书的作者:绿听宝石、田野、三月兔、兮水、依子君、司狼瞳、为因、苏格,你们的样书和稿酬,我会追到最后,请放心。

以上,所有情况的解释说明在下面,还请各位看完之后能理解支持。

对不起,以及,谢谢。

非常抱歉直到现在才来详细叙述这件事情。早在XX号决定回家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辞职了。本来不想写我离职的原因,本来还想保持一点公司的面子,却因为最近发生的很多很囧的事情,致使我还是得站出来,详细解释一下。

自去年12月加入金沙以来,做到现在不多不少正好半年。而关于映色的样书,除了我刚来没多久的时候做的18期,也就是映色2008年一月号的样书以外,没有再拿到一本。不仅我,其他的美编文编也没有拿到。问了无数次,得到的答案只是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没办法解决。

我没有拿到都还算可以忍受。作为一个员工,为公司的不光彩事迹保密也是我觉得自己该做的事情,但我的作者也至今没有拿到样书,公司依然以“样书全部给了社里,公司没有存货”来解释,使得我如今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向作者说明。

之后是稿费问题。我自19期开始给映色写稿,几乎是每期都有文章上,但也只在本月12号左右拿了19期一期的稿费,剩下的依旧在拖着。19期是映色的2月号。如今算来已有三个月。

还有第三,工资问题。自从我加入金沙之后,只有一个月的工资是按时在“次月10日”准时发了,其他时候都是拖。其中具体是哪个月我不太记得了,拖了近一个礼拜之后,阿波罗发了半个月的工资。“怕你们没钱了先发给你们暂时用着”——而得到的是如此体贴人心的解释。直到再三四天之后,才把工资结清。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做杂志不能按时拿到样书,写稿子不能按时拿到稿费,做工作不能按时拿到工资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考虑是否要离开。虽然有藤一直为大家催,但我估计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使得她和阿波罗的关系越来越紧张。而即使每次拖工资拖得整个人都怒得快爆炸的情况下,我,以及我们组的任何一个人,也没有在博客里或者QQ签名MSN签名上说过一次这样的事情,我甚至没有对家里任何人说过这样的事情。想的考虑的很简单——不想在公司脸上抹黑。

而后,在我家乡发生大地震之后,我向来很反感拿受灾的人们来作秀的举动,更无法忍受别人所利用的人是我受灾的乡亲,所以在对公司要求员工自愿捐款的时候,我决定不跟公司捐。不管公司里的人怎么看我怎么说我,我也只愿意以自己的形式来支持家乡。而远藤和我有相同的想法,她也不想通过公司捐款。当时我们一组没有一个人在公司里捐了钱,所以在发放下来的那张“捐款统计表”上,我们交了白卷。

晚上同事去吃饭的时候,老板的电话来了。给我们组没有捐款的所有同事一个又一个重复地、不停地打。关于这件事情,在藤的博客里已经写得很清楚,我也没必要来重复一次。总之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一件很小的事情,致使了藤和老板闹翻。

而在开这场不知所谓的批斗大会的时候,我的老板阿波罗跟同事们大致站在他自己的角度说明了整个事件之后,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我其实真的很想去灾区的啊”、“我特想去感受一下”,完全以玩笑口吻来讨论这个在我看来十分悲惨的事情,甚至说出了“其实该组织全公司都去见识一下”这样NC的话,终于我忍无可忍在会上吼出了:“请你们不要在一个想回家想疯了的人面前用开玩笑的语气来讨论这件事情!”可惜,我只是个小人物,完全不受重视。就在我几乎是哭着说话的同时,阿波罗依旧在与一个同事十分愉快地讨论“血液和血浆到底有什么区别”,完全没有在意我曾经说了什么。所以我起立出门,再也没有继续开这样会议的兴趣。

5月底就辞职回家的决定便是这样做出来的。开会的事情只是一个触点,并不能成为我决定辞职的理由。我辞职,是将这半年来经历的所有事情做了一个汇总之后做出的决定。而我对自己这个决定十分满意。

所以,我不是因为“要回家赈灾所以辞职”的。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如果真的是为了赈灾,早就该走了,不需要等到现在。更不需要在那天开会气得跑出来之后依然只能在公司里坐着,想着“下班时候得打卡”……OTZ

但我很疑惑,到底是什么人无所事事到处在XQ等地将我们不捐款的事情黑化成“远藤不让自己的组员捐款还骂老板恶心”,甚至看到了“远藤不捐款还硬要在捐款名单上写自己的名字”这样的话,实在匪夷所思到了极致。要知道,当初阿波罗就曾亲自对我说过——电话里说了一次,当面又说了一次——“出版社知道咱们公司一共20个人,如果只有15个人捐了,你们5个不捐,出版社会认为我吞了你们的钱。”当时我也试图跟他辩解这件事情,完全不懂为什么他会觉得“自愿捐款”报上去15个人的名单,别人会认为他把其他5个人的钱给黑了。我说了我们不想留名,也没办法出示任何捐款证明——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要求我出具捐款证明!!然而很无奈,在前面就说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人微言轻。即使辩解,伟大的阿波罗老板也不会听进耳里。即使听进耳里也不会引起任何的兴趣,完全当我透明。

其实做出这个决定,是十分无奈的。无论是远藤还是我,都不愿意放弃映色,所以之前为了能保留下这个杂志做了很多的计划和打算,然而终于还是因为一件被NC渲染得沸沸扬扬的小事,致使我们不得不放弃所有的计划。而正好出了地震这样的事情,我急切想要回家。

最后,关于那些恶意抹黑远藤的公司内部某些人员,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拖工资拖稿费你们不站出来说话,反而一直孜孜不倦于这样的闲事?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