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震后第三天  

2008-05-15 10:55:58|  分类: 善水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了。昨天的文里已经说了太多“惨不忍睹”、“心有余悸”。今天真的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能写些什么。可是不写,那种已经堵上喉咙的难受却又无法排遣。

成都,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但整个城市里面风声鹤唳,一点点谣传都可造成巨大的骚动。下午盛传都江堰化工厂垮塌,水质污染,恰好成都因为调度用水部分地方停水了。整个城市都喧哗起来,超市里为了买水都快打起来了。后来成都台和四川台都出来辟谣,不够,过了一会儿中央台也在播。说只是一个化工厂起火,泄露的东西并没有进入成都生活用水源头的那条河流。和高兮兮聊天说到自己的担心和恐惧,却被他毫不留情地说“其实你感觉到的根本都没什么的”、“你不会明白的”——那种睡下去了就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起来的恐怖。那种一整个夜晚都紧绷着神经,一听到门外有人喧哗或有人上下楼的声音就忍不住想爬起来看看的紧张。那种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给自己稍微一点点安全感的绝望。无言以对。除了迫切地想回去想回去,再没有任何愿望。但又被人说“与其你回来多一个人受灾,还不如你节约点路费多捐点钱”。觉得现在反而是经历了那场灾难之后的人比我还冷静客观。

都江堰,只离成都1小时车程,已经完全成了废墟。没去过的人根本不能想象这在出事之前是怎样一个美丽的小城。记得一次去都江堰避暑,晕车的我在车上短暂沉睡,醒来时车正经过一条小河,那水完全是青绿得发亮的。于是不用任何人说就知道都江堰到了。在成都,在其他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没见过这种清透颜色的水。记得玉垒山前面一条大道上全城唯一一辆驴车和那个拉车的老人,记得南桥旁鳞次栉比的茶馆和小吃摊,记得水电十局宿舍外的烧烤铺子,记得那片宿舍楼是梅姨爸爸那边亲戚的家,甚至记得一次冬天过去玩时楼下麻将铺里小盆碳烤炉的温暖。所以在今天看到央视播放在水电十局宿舍楼拍摄的画面时,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楼是没有全部塌,还歪歪扭扭地保持着一个比较完好的形状——这或者就是他们一家人都几乎没有怎么受伤的原因——但是已经倾斜得厉害,完全不敢进入。地面也破裂,到处都是大洞和大口子。再也不复记忆中的形象。刚刚看到那段视频时候差点叫出声来。而也是梅姨爸爸那边的一个很穷的亲戚、住在向峨乡的梅姨的二姑妈、我该跟着妹妹叫二姑婆的一家人,是今天听到已经遇难的关系最近的亲戚。

而战国时期李冰修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居然没有任何损伤,让我真的不得不感叹它的伟大。

震中汶川是没去过的,但对映秀镇有很深的印象。可由于传回来的图片让我无法从记忆中找到相应的画面来识别,竟然根本想不起到底什么时候为了什么事情曾经路过那个小城。应该是去某个风景区的路上,吃了一顿饭,一家以农家兔子肉闻名的小馆子味道很好,但完全不记得具体的情况。

绵阳,我很喜欢的一个城市,城里到处都很干净。我们上次去的科学城,据说已经算是中国国防机密地带。穿了很几个隧道才进入那个城中小城,绿色植物不多,但街道干净得穿着白色裤子也可随便席地而坐,绝对不会弄脏。据说——都是据说——绵阳的地理位置十分隐蔽,国家好多国防设施军事机密都隐藏在这个地方,很多军工厂、情报机关什么的都在科学城某处。所以才会在进入的时候经过那么多隧道。今天从新闻里看来,绵阳的市区内还是很平稳的,估计和成都市区差不多情况,没受什么太大损失。但由于地处离重灾区最近的一个市,被转移的伤员多送到了这里。

彭州,是外公每年必定会去的避暑地。都江堰由于离得较近,适合有工作的年轻人去渡过一个周末,而彭州较远、夏天气温较低、加上价钱非常便宜,便成了成都的老年人们暑期必选的避暑之地。外公每年都是和以前一些老同志们,先联系好认识的农家,安排时间过去住1个月左右。今年铁定没法去了。昨天听说彭州市通往外界的桥梁断了,10万人受困,连温总理都忍不住哭了出来。虽然一直对领导人什么的不怎么感兴趣,但也不得不说这个老人,确实还是做到了他作为总理应尽的职责。在新闻里也听到说在搜查银厂沟——就是外公他们去避暑的那个风景区的名称,忽然想到,这些还能大面积搜查的还算是比较大的县和镇,那些散播在重重山脉里的小村子,甚至那里离村子都很远的农家,又该怎么办……

而可以想象,今年的夏天,将会是怎样一个又长又苦的夏天。

北川安县理县德阳这些地方,没去过,无从和记忆里的东西相比较。但北川实在太惨了,地震都还好,泥石流也相伴而生,整个县城都埋了一半。

今天下午看直播的时候,看见了一段关于美国心连心救援组织的报道。那一群美国人年龄看起来都不大,要知道欧美人其实挺显老的,但我看这群人里怎么算平均年龄也不会超过25岁,还好年轻。他们事先不用宣传,也不用大张旗鼓张灯结彩掌声欢送,自己组织着默默地就到了北川,比总理还先进入北川开始提供力所能及的救援。不过这样特殊的一群人肯定不会被媒体放过,才会有了这段路竭总理的视频。这样的人存在,真的让人觉得是种慰藉。因为我们自己救援,是救的我们自己的亲人同胞,所以有切肤之痛,所以会这样拼命。但对于这些异国友人来说,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赶紧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反而还要深入最危险的地带来帮助这一群其实和他们没有多大关联的人们,真的有点感动。而且完全不像之前在群里讨论的那些号称有多好多好的国际救援组织和医疗队,来到灾区反而还得分出人手特别照顾他们的生活,纯粹是来添乱。

看见新闻里播了往汶川空投物资时候的视频,远远看见农田和瓦砾砖块中间,那些挥舞着手飞奔着往直升机方向跑的人,那时他们肯定会以为是来救他们离开的吧,结果只留下几箱水和食物就走了。但我还是感觉得到当时他们那种在绝望中死灰复燃的希望,毕竟有了人来,有了吃的喝的,大家就还可以撑下去。

写到这里的时候又看到一段视频,在都江堰一个住宅小区里,正在拯救一个妇女。拯救工作从早上8点就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六点。因为现场情况太复杂,余震又一直不间断,那个妇女在10个小时过后竟然还能平静地活着。巨石依旧压在她腿上,一边医护人员冒险上了废墟堆给她输葡萄糖和生理盐水维持性命,她甚至还能偶尔摆摆手,告诉旁人,她听到了他们的话,她也在努力忍,甚至都没有呻吟一声。而就在她旁边,还有一位大爷,能清晰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他同样也是等了10个小时,还依然顽强地坚持着。

人的意志力真的很奇怪,平时撞一下磕一下都觉得疼得不行,及到骨折或是其他什么伤势,又觉好像痛得不想活了一般。可真到生死关头,求生的意志还是支撑着。就算四肢全部压断,只要有人在喊有人在身旁告诉你会没事,还是可以不顾一切地想要撑着活下去。

但也有难受的事。记者说,其实就在这片废墟下,就在这两个人下面,救援队已经检测到了另外三个人的生命迹象。可是没有办法。只能把上面能救的先救了。而那些埋在更深地方的人,就算明明知道他们在逐寸逐寸死去,依旧无能为力。

孙健的父母依然联系不上。从昨天下午他进医院开始一直打到现在,小灵通始终不通,手机关机。

想做点什么,想为家人朋友的平安偿还点什么,越看报道越觉得居然能这么幸运家里大家都没事。连之前一直对给希望小学捐款或是无偿献血都完全不感兴趣甚至可以说反对的妈妈都在劝我最好捐点钱,可惜天津没有专门采血站。和张小妹张小娃聊天,一个劲儿地怂恿现在唯一在成都的张小娃去献血,不知道他去了没有。看到那些自愿成为志愿者赶去都江堰的人,真恨不得自己也能去。问张小妹,她也是同样感觉:想回家,想做点什么,不想一个人傻傻待在外地整天除了守着新闻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到。

又想到,我现在能看到的信息,和灾区真正的惨状比起来,不知道好了多少。我现在体会到的心急和痛苦,与真正经历过的人比起来,也不知好了多少。但忽然宁愿自己能够体会他们的痛苦。

请相信我一直是个消极的没什么爱心的自私的人。所以能让我说出上面这样的话,只能说明这次灾害,真的很惨。

哦,居然不想说都说了这么多……我话痨又犯了。

那么,睡了。

20085151:10:42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