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恨是因为曾经爱  

2007-12-15 11:43:00|  分类: 善水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的梦里见到了目前来说处于千夫所指状态的那个人,几乎狠命地,畅快淋漓地破口大骂。将以前所有不齿的肮脏真相全部怒吼而出,无比畅快。

还没醒来就察觉到这是个梦。于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扼腕:我还要骂啊不要这么快将梦结束了啊。

就这样挣扎着迷糊睡去又迷糊醒来。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在想,我是不是也沦落到标题党的水平了呢?不然怎么会将一件完全不浪漫的事情贴上如此暧昧的标签来展示呢?)

是啊是啊,无比愤恨。关于那家人的事件可以让我和妹妹弟弟骂上三天三夜还意犹未尽。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兄妹么?难道那个人和我、妹妹、弟弟有什么区别么?为什么会演变成如今这样咬牙切齿的痛恨呢?

成长这个东西,从此开始令我憎恨。

在写一篇关于童年小院的文章,写到了许多许多面目模糊又亲切的人,好笑幼稚的事情。独独不碰那个名字。我说我小时候的崇拜给了孙悟空和德哥哥。但其实比谁都明白,还有一个人,是比德哥哥更亲更爱的人。到16岁为止,都还深爱着的人。德哥哥对我的照顾是因为觉得我像是妹妹。然而他不一样。他对我的关切更加亲昵,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兄妹。

是的,我们其实是,四个兄弟姐妹。

以年龄顺序排下来,他是老大哥,我小他三岁排第二,妹妹小我四岁,弟弟又小妹妹两岁。

这样是想说明,比起和他年龄相距较远的妹妹弟弟来说,我更了解他,和他关系更好。

彼时。家里人都觉得我们两个投错了胎。我是无法无天的野丫头,他却是沉和羞涩的少年。我跟着院子里最调皮的孩子们一起混,无恶不作,他却是安静地成天窝在家里,看看书,看看电视。是面容姣好的,沉静的少年。他不合我们的群。

但是,他是我哥哥。他可以对任何人都懦弱,在我遭受委屈的时候依然会站出来保护我。偷偷给我东西吃。两人也会打架争执。如同任何一对平凡兄妹一样祥和。

我曾经觉得我们四个是不可分割的兄弟姐妹。院子里没有哪家人的姊妹有我们四个这样团结。我们每个星期都腻在一起。一起做作业,听音乐,去西南书城买书,逛街,偷家里的香肠到河边烧烤。那么多那么多日子,我们是在一起过的。我的哥哥,他是个安静木呐的人,老实诚恳,却不够机灵。他成绩没我好,人缘没我好。很多时候,跟我在一起,受表扬的总是我。可是哥哥他也不恼,反而一心一意为我骄傲。

所以我爱我的哥哥。我也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哥哥而骄傲。我也爱我的弟弟妹妹。我们四个人,直到我十三、四岁,依然是可以挤在一张大床上躺着谈天说地的。

青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变质的呢。

关于哥哥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舅妈,已经在大人的聊天中听到了种种令人无语的事迹。吝啬,贪心。种种之类。不过那时候,还没有蔓延起对她的厌恶。

婆婆家的那片平房要拆迁了。哥哥他们家里在后院子深处有两间房子。他们本来不想过来住,又怕到时候政府说一直没住的房子不给分配新的,便搬了过来。于是每个周末回婆婆家,也相当于到了哥哥家。

可能有两年时间,都一直持续这样的状况。说是要拆要拆却没有动作。哥哥他们便在后院滞留下来。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但对于我们来说,这些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依旧和乐融融。

哥哥上大学的时候,搬回了一台电脑。

之后的每个礼拜,着急想去婆婆家的理由只有一个:我要去玩电脑游戏。那时候我是个极端自我中心的人。哥哥当然要让我这个妹妹玩,谁叫他是哥哥呢!妹妹弟弟当然得看着我玩,谁让我是姐姐呢!几乎每个星期,都是我腻在电脑前,不厌地玩着哥哥新买的游戏。

有的时候,妹妹他们觉得无聊,我就打发他们自己出去玩。哥哥一般见我来了,都是退让到一旁去看书的。

在妹妹他们走后,屋里只剩下我和哥哥两个人的时候,哥哥便不声不响坐到我身后。看我玩游戏。

我没来由地紧张了。

很多次。不是一次,是很多次。我都感觉到,有什么在我身体上游移。我一动却又迅速没了感觉。有的时候说话,哥哥回答,那声音竟然就在耳边。近到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甚至有的时候可以清楚碰到什么。

那时我应该是16岁。最多不过17岁。正是青春年华。已经开始非常懂得这些。可是我一直告诉自己,不是的,绝对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是多心了。我的哥哥,不会是这样的人。

我压下所有的惊惶和恶心的感觉。没有跟任何人声张。只是渐渐开始选择他不在的时候去玩电脑。也开始注意不要单独和他在一起了。也告诫过妹妹。

后来也是在电脑里,看见了很多很多煽情甚至有些色情的图片。我害怕了。悄悄告诉了我妈妈。妈妈却说这是很正常的。那个年龄的男孩,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事情。这是成长带来的后果。

我接受了妈妈的说法。虽然依然注意不要和他单独一起。

如果不是看到了那个的话。我想我依然可以维持兄妹的表相。

但世上没有什么如果。一天依然是在哥哥不在的情况下,我拿了他们放在婆婆那儿的钥匙,自己开门进了哥哥家里,打开电脑。

是按错了什么。开始菜单里的最近的文档,出来一串文档名。第一篇的名字叫做我与表姨,也不知是为什么,我点击进去了。

出来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挨个看去。然后开始全身冒冷汗。恶心感快要无法抑止。

不知道是在网上下载下来文字,他进行了修改,还是他自己创作了这样一篇小说。总之,那是些色情到不堪入目的文字。主角是我的哥哥,以及我的表姨。

表姨比我大十三岁。是我最喜欢的长辈之一。我也是她最喜欢的侄女。比哥哥弟弟妹妹他们更加喜欢。那时候还没有结婚。是个美丽成熟的女子。

种种丑陋情节填满了整篇文章。我不敢看,却又不得不看下去。后来还在文章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大概情节是这样的。哥哥在家里等我来玩电脑。因为在我玩的时候,他可以摸我的胸。结果他没有等到我,就去找了表姨。表姨问他为什么不等我来,他回答:隔着衣服摸不舒服。诸如此类的情节和语言充斥了整整六七篇。

非要形容的话,那种感觉,就像是误吞下了几只蛞蝓。黏糊冰冷滑腻的感觉一路从口腔延伸到胃。胃里面的虫子不停挣扎,使得整个胃感觉翻江倒海。

我强忍住恶心,关上电脑冲回外院婆婆家,正好遇见妈妈。看见我脸色煞白满眼是泪,她着急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慢慢地告诉了她。看着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铁青。为了查证我所说的话,我们又来到后院,打开电脑。妈妈也看了那篇文字。她不做声。我猜她和我当时感觉一样,怕一张口自己就会吐出来。

出来之后,她当机立断。一,禁止我以后再去他们家里。二,要我小心提防。三……妈妈要我,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表姨。

婆婆爷爷都是善良而正直的人。哪里能够给他们知道家里有如此肮脏的事情。所以,他们也不能说。

我很清楚妈妈当时的选择。若是闹开来,只能给我们出出气,却可能引发家庭战争。引得老人们担心忧虑。若是压了下去,不过我受点委屈——最主要的其实是,他只是写写而已,又没有付诸实践,所以我其实也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就能维持表面的平静。

我答应了。

但是怎么可能回到从前?

那些单纯的,干净的感情,对哥哥的崇拜和敬慕,全部都被摧毁了。这个男子,在母亲严厉的教导下,甚至不太敢跟班上的女生说话。可是青春的躁动无法发泄,他便转身寻找不会引人怀疑的猎物。那就是我和表姨。有着亲戚关系做幌子,他肆无忌惮。而他又是那样老实蠢笨的人,写出这样的东西,都不知道换个名字,直接用我和表姨的真名上场。愚蠢到家。

然而他母亲,依旧为自己的教育方式沾沾自喜。甚至转而要传授给我妈妈怎样指引我渡过青春期。

妈妈冷冷回道:柳儿很好。

所以那些无数的爱意,统统转变。之前关系越好,我就越是恨。因为他破坏了我所有美好的童年回忆。我开始不承认有这样一个哥哥。那个不是哥哥。连禽兽都不会对自己家里人下手,他连禽兽不如,还说什么哥哥。他玷污了这个亲切伟大的词。他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这个词语感到恐惧。

可是我还是苦闷啊。独自压下所有委屈不说,还得时时面对那张道貌岸然的脸。警惕着保护妹妹和表姨,隐讳模糊地向她们提醒。还有,责骂。

说我小心眼,不知道为什么就不理他了;说我一点都不团结;说我成天为了小事情针对他们斤斤计较。这些责骂,来自不知情的婆婆爷爷、小舅舅、和我爸爸。

妈妈开始还给我圆场,后来也没法自圆其说解释清楚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所以也渐渐不说了。

无数次的梦里,面对家人无端的指责,我都撕心裂肺地控诉出我的委屈。但那些都只是梦。我最终还是没有揭穿他的面具,任他蛰伏。至少他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至少。

青春是如此疼痛的事情。它摧毁了很多很多曾经单纯的心。我不怪他在成长时期的妄想,但他不能污蔑到家里人身上。他利用了我们之前澄静的感情,利用了我对他的爱。所以无论过了多长时间,我都没法消弥这浓烈的恨意。

因为这恨意的来源,就是之前十多年累积下来的厚重的爱。

(最后再后记一下吧。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如此详细地向人阐述过。于是憋在心里成了毒瘤,扰乱我的梦境无数次。

小院那篇温情脉脉的文章,不敢加入这样的词句。怕破坏了童年的回忆。但是毒瘤不拔,受苦的终究是自己。于是在偶然一梦后,无法竭止自己想要写出这件事情的渴望。所以单独成篇。

那个人今年已经结婚了。妻子长得很丑,没少被我们取笑。

或许是我太执着,若干年之前的小事也计较不休。但是我真的,无法原谅,那个摧毁了我原本善良老实的哥哥的恶魔。永远也会记得,他是怎样用一种不堪的方法,打碎了我原本安宁的心。差点毁灭了青春的一切。

如果舒小妹和弟娃看到这篇文章,对不起,姐姐我还是没法子忍耐,还是将这个丑恶的一面给你们看了。现在你们应该很清楚我所有恨的原因。只希望你们保守秘密,不要再让其余人晓得。家丑不要外扬,内扬也不要。我只是宣泄和倾诉,不是想要展示真相。还有,弟娃,你现在也是处于那样的年纪了。虽然你是跟我跟到大的,我相信你,但是还是想要告诫,千万不要步上那人的后尘。)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