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世事难全  

2007-12-11 11:16:00|  分类: 善水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多以前,我在新加坡。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住进18个女孩。其中有八个菲律宾人。

整整半年,一百多个日日夜夜,在狭小闷热的空间里无法呼吸。浑身长满鲜红的小痘痘,奇痒无比。所幸后来老板开恩,住进了店里。有冷气,自然也睡得好了。那是后话。

那个时候在想,其实我要求的也不多。我只想有一个相对独立的房间,能够留给自己发呆发傻,而不是数十个女孩挤在一起闹哄哄。能有一张可供写字的小桌子,而不是成天窝在床上写些鬼画桃符,连自己都不认得的字句。

我想要回家的时候,安安静静。看电视的时候或许会有几个人出来坐在一起聊天吹牛,累了就各自回房休息,而不是每日在客厅里死撑到半夜两三点,只希望大家都早点去睡觉,我好在客厅里打地铺。也不是凌晨三点被菲律宾同学炒菜的声音闹得无法入睡,而第二天早上九点又在他们炒菜的声音中醒来。

那个时候,其实就是只有这一点点微小的愿望,却依然无法实现。后来,养成了深夜依旧在马路上闲逛不想回家的习惯。宁愿对着陌生的建筑,陌生的植物,陌生的来来回回的车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茶店里陌生的人群和陌生的话语。身上的奇痒没有办法抑止。即使每次睡觉之前点蚊香,插电热驱蚊液,在床垫上塞进樟脑丸,撒上花露水,全身抹上风油精,我依然是每次被咬得最严重的一个。很多个夜晚,走着走着就被路边窜出的巨大蟑螂吓得跳起来。眼泪不争气地掉了无数次,就为着臭虫蚊子和蟑螂。

那样的生活真的是过到怕了。我在文字里写:这个夏天太长了。长到我觉得从此以后我将憎恨夏天。在这个终年炎热的花园城市里面,我看不见我苦难的尽头。

所以来到天津的时候,对于在外租房,我只提了几个小小的要求。要有洗衣机,冬装厚重,我不想用手洗。要有宽带,那是我静心休闲必不可少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想一个人住。我再也不要承受那种众人合住的不便了。我想要独立的自由的空间。

但是,刚开始的新鲜感很快便过了,之后的每日,打开门的时候面对满室沉静的寂寞,都不自觉地喉咙发堵。想要说话,想要听人说话。想要打破那个沉静。将电脑声音调至最大,然后就在屋子空旷回音中,再次掉下泪水。

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怀念当初的小寝室。那里面有人的味道和声响。我想念我们客厅三人组,想念之前的勾勾和小毛,我甚至想念那些没日没夜做饭的菲律宾同学——天知道我当时有多痛恨她们。

我没有后悔来到天津。我也没有后悔一个人住。我只是在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开始怀念起我现在没有的东西来。我在长达半年的夏季里,怀念冬日温暖的被窝。我在北方凛冽寒风中,怀念太阳明媚的笑脸。我得到了一样,必定会失去另一样。于是我怀念我所失去的。世事果然总是难全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