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暗月(连载之六)  

2007-11-30 23:18:11|  分类: 青柳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衣男子如鬼魅般,在暗夜中缓缓接近了。像轻轻接近猎物的兽。

低沉到几乎不闻的脚步,平静的呼吸,微微雀跃着的心跳声。还在远处。然而缓缓接近了。

旋律不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可是她开始觉得恐惧。这个人的心音明明白白在诉说着他是如何享受破坏一切的过程。他期待那种破坏所带来的战栗和激情。他喜欢通过破坏来占有他要的一切。

可是这是荒唐的。他不会是来追赶他们的。尽管这个心音自从他们从饭店出来便一直尾随,但旋律想不出他找上他们的理由。逹涅佐也不知道。在听了旋律的话后,他叫开车的史库瓦拉改走了一条比较僻静的路。那人竟然也跟上来。而且速度渐渐加快,缩短了他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旋律勒令自己镇静。她回忆起她所看见的猎人协会网站上出售的情报。预言少女作为一个新近出现的高价情报,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情报里详细说明了妮小姐的私人情报,她的占卜能力,以及整个保镖队伍。连新人都列了出来。清清楚楚。

是有人泄漏了。不知道是谁,泄漏了这些。

那么现在出现的尾随者,是对哪一些情报感兴趣呢?最有可能的答案只有一个——小姐的占卜能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这步危险的棋,算是走对了。

一个急转弯,车子开上了一条山路。男子没有跟上来的样子。史库瓦拉松了一口气。只是片刻的放松而已,却已经晚了。

旋律和逹涅佐只刚刚来得及拉着妮翁从忽然炸开的车子里跳出来。可是史库瓦拉却没有这么敏捷的反应和身手。没有逃出来。就在旋律他们眼前,和汽车一起炸的粉碎。

而似乎从爆炸火焰中诞生出来一般,黑衣黑发男子的身影,渐渐清晰。

妮翁吓得几乎傻了。甚至不能动弹。旋律站在她面前,将她隐藏在自己身后。逹涅佐却上前一步,从虚空中具现出一把长刀,刀尖对向男子: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男子轻轻逸出一丝微笑:我只对最里面那个女孩感兴趣。你们只要让开,我就放你们走。

逹涅佐忽然也笑了:你觉得以一敌二,你会有胜算吗?

男子挑眉:一敌二?呵呵,你真的认为,能够抢走黑道拍卖品的人会在一次对抗你们两个?

逹涅佐和旋律脸色迅速变成惨白。如果酷拉皮卡所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站在他们面前这个散发着无限危险气息的俊秀男子的身份就明了了。

逹涅佐不能控制地,稍稍退后了一步。

察觉到了他的软弱,男子又笑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没有必要为了工作——”

逹涅佐快速的行动打断了男子的话。他的刀突然延长,刺向了男子。在空气中留下一条细细的光线。

几乎同时的,旋律也采取了行动。她只能拉着身后的女孩逃跑。至少要保证她的安全。

然而黑衣男子的动作太快了,在暗夜中完全没法看清他的行动。逹涅佐只看见眼前黑影一闪,已经结束了——那把长刀,精准地刺进了自己主人的胸膛。快到甚至连血都还没有流出来,逹涅佐已经倒了下去。

旋律瞬间停住了脚步。晚了。逹涅佐没能拦住他。男子已然站在了旋律面前,脸上依旧是邪媚的笑容。

那么小姐,可以把公主殿下交给我了吗?

旋律咬住嘴唇。紧紧捏了捏身后女孩的手,提醒她接下来该做的事情。然后缓缓拿出了自己的长笛。吹响了曲子。

哦,放出系的。但是小姐,你的攻击力实在是很弱哦~你的能力比较像是增强队友或者是调查之类的辅助系吧。男子就像已经抓住了耗子的猫,反而不急着要消灭猎物了。开始玩耍起来。旋律所放出的攻击声波,他甚至没有费神去抵挡。他悠闲地走近了两个惊慌的女子,伸出了手。

划破凝滞空气的,是小小的,如同飞镖一样的小金属。随后响起了冰冷的金属声音。锁链的声音。还有爆炸似的心音,使得旋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酷拉皮卡。金发的少年。从黑暗中走出。旋律看不清他的脸色,只听到他那愤怒爆发的心音。

同样震惊的,还有黑衣男子。他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目的是要捉妮翁。只定定看着少年。有那么一瞬间,心音竟然柔软起来。但迅速便转回了之前的冷酷。

旋律听到他轻声的呢喃:意外的收获呢,酷拉皮卡……”然后消失在了夜色里。

不!不要逃!少年大吼。

男子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你想见我的话,就亲自来找我吧,酷拉皮卡君。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朝着男子消失的方向追去的酷拉皮卡终于失去了所有男子的影踪。只能黯然回到旋律身边。

女孩依然颤抖着,旋律却已恢复了平静,正在轻声安慰她。酷拉皮卡走到她们面前。

你为什么会来,不是说都赶到B地点么?旋律转向少年。

少年神色颓丧:我还是没能抓住他……明明就在眼前了……”

你在说什么?旋律没有听懂少年的自言自语。

少年似乎恢复了一些精神,回答:本来我是要跟他们去B地点的。可是听说了这边的状况以后,我不能不管。他看着旋律身后的女孩,有些愤怒了:你明明知道她不是小姐,只是侍女冒充的,为什么还要……”

旋律突然正色道:你说的是什么话!她和妮翁小姐一样,也只是个没有抵抗能力的女孩而已!你难道要我丢下她自己逃命?

……”少年找不到语言来解释。在得知真正的妮翁小姐和她父亲,也就是诺斯特拉组织老大先行一步到达B地点,而逹涅佐他们为了引出泄漏情报和买情报的人假装护送小姐之后,他无法放下心来。从车子上装的发信器了解到他们的位置,便立刻赶了过来。

现在他明白了。这是命运的指引吧。指引他找到那个人。如果这样想,那么就可以忘记,自己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旋律而担心而已。

我不是那个意思……”酷拉皮卡觉得自己的语言很无力。但是旋律已经没有在意了。她轻轻扶起假冒小姐的侍女,对少年说:无论如何,是你救了我们。谢谢。现在我们回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