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暗月(连载之三)  

2007-11-28 23:51:24|  分类: 青柳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月三十一日。晴。

还在飞行器上的时候,旋律就看见了那个巨大的雕像。是耸立在这个城市最大游乐场里的塑像,长发的女子,长着蝴蝶也似的透明翅膀。微微张开的嘴,似乎在歌唱的样子。在她的身旁,是一架高耸的摩天轮,几乎和这个巨大雕像相当的高度。

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旋律依旧可以看清女子整个脸部,完美的五官,那样精湛的雕刻技艺,赋予了塑像生命。旋律甚至觉得可以感受到她轻柔的呼吸,如海潮一般,缓缓传来。

像妖精一般的女子。

他们的酒店就位于这个女子附近。旋律隐约听到旁边有人说起那个游乐场的名字,叫做妖精游乐场。还真是很贴切的名字。

入住后,照例是会议。讨论怎样小姐一起进入将于明天晚上举行的拍卖会以保证她的安全。旋律照例只是聆听。后来她忽然察觉出了不对劲。

是队长逹涅佐。他好像在犹豫着什么。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旋律有些在意。会议结束后,她没有离开,而是走到了逹涅佐跟前研究性地望着他。

逹涅佐见屋里只有他们两人,便长叹口气。他揉揉太阳穴,很是疲惫的样子:恐怕小姐不能去这次的拍卖会了。

原来,擅长占卜的小姐在给几位黑道大人物占卜的时候都作出了相同的死亡预告。这几位大人物,也是和妮翁一样准备去参加拍卖会的。

你应该明白。小姐一直不能占卜到自己的事情。所以不能预测她的命运。只是在看到其余的占卜之后,我觉得要小姐去参加拍卖会是太过冒险了。逹涅佐说道。

那你在犹豫什么呢?保护小姐就是我们的职责。旋律轻声道。其实她明白队长在犹豫什么,不禁有些失笑。

逹涅佐看见她的笑容,便明白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犹豫了,也苦笑起来。

我确实需要你来推我一把,不然真的没有勇气去面对大小姐的怒气。说真的,如果哪天我要辞职不干了,这可能是唯一的理由。

意料之中的大爆发,却依然几乎震破旋律的耳朵。她原本就是很敏感的耳朵,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吵闹。虽然对逹涅佐十分抱歉,她也只能逃离那里,将狂怒中大哭大叫的小姐留给逹涅佐一个人安慰。

临出门时她还看见,妮翁将一个瓶子朝逹涅佐扔去,正好打中他的头。

她忍不住暗暗笑着,在最远离妮翁的一间屋子里坐下来。就算这样,她依然清楚的听见小姐的哭诉和逹涅佐几乎恳求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姐的声音终于渐渐变小。最后只剩轻柔的呢喃。旋律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知道逹涅佐已经出来了,便也跟了过去。

已经是黄昏。九月一日。再有四个小时拍卖会就开始了。

逹涅佐的安排是,让义瓦廉可夫、杰拉尓和费婕代替小姐去参加拍卖会。而他、旋律、酷拉皮卡留下来保护小姐。其它人负责拍卖会周边的警戒工作,一有消息就马上联系他。

他明确的告诉了他们,他得到了拍卖会将被袭击的情报,因此一定要万事小心。

你们的任务是将这几样东西给标下来。逹涅佐打出幻灯片,克尓克公主的木乃伊、塞拉的头发、独角兽的头盖骨,以及——”最后一张画面,是被盛放在器皿里的一双殷红的眼球。窟籚塔族的火红眼。

惊雷一般炸响的,是酷拉皮卡的心音。旋律惊讶地看着他。他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价钱没有上限,以能标到这些东西为止。逹涅佐继续说完。方才劝说妮翁的举动定然消耗了他不少的精神。不然精明如他,肯定能够察觉旋律的异样。

他看看表。最后四个小时。大家各自准备吧。旋律,酷拉皮卡,你们负责房间的安全。我去照小姐。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痛苦着说出来的。旋律有些同情他。因为对大小姐的刁蛮任性她也深有体会。不过她没有办法代替他,除非逹涅佐希望从此以后旋律就失去自己的能力——被大小姐的哭喊震到耳聋。

只冷冷丢下一句:我去守门口。金发少年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门后,留下旋律一人在房间里。大小姐的卧室依然安静。看来她已经睡的很沉了。旋律不知道能不能瞒过逹涅佐,但是她必须和酷拉皮卡谈谈。

于是她也跟着走出卧室,来到走廊上。

透过走廊尽头的窗户,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妖精游乐场的巨大塑像。有歌声从雕塑口中传出。熟悉的旋律。她想起某夜在别墅里听到的歌曲,那应该是当时有人正在收听这首歌了。

在空旷的夜晚,歌声是苍茫的。仿佛在群山深处回荡。而现在,城市的灯火消灭了歌声原本该有的辽远,却又为它增添了一丝迷离。

旋律看着静静伫立在窗户前面的酷拉皮卡,知道他和她一样,在听清了歌词后,迅速黯然。

直到走到他身旁,少年才转过身来。乌黑的眼睛平静如一潭死水。

她深吸一口气后说道:关于火红眼——”还没有说完,感觉到少年猛然一震,便没有再说下去。

少年看着她,目光是带着研究性的。半晌,才说道:我应该想到瞒不过你。其实我就是窟籚塔人。停顿了一下,声音忽然尖利起来:你会去告诉逹涅佐吗?

旋律正视着他的眼光,微微一笑:我可不想被杀。

酷拉皮卡讶异: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

旋律依旧微笑着:心脏不会说谎。你的心音,先是杂乱和怀疑,之后渐渐响起了冷酷的声音。似乎就是在想,如果我有一丝动摇,想暴露你的底细的话,你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

酷拉皮卡依旧研究性的看着她。她想对话应该已经完了。正准备转身回到房间时,少年开口了:你和他们不一样。

哦?有点意外他给自己的评价。

少年目光游移了一下,似乎在寻找合适的词语:你比较不像是黑道上的人,也不是为了钱和地位卖命的人。那么你加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旋律再次看进少年黑色的眼睛。仿佛在漆黑的死亡潭水里寻觅可能会有的生命迹象。之后她将头转向窗外。妖精般女子的面目在昏暗天色下暧昧不清。

我在寻找的是,恶魔奏鸣曲。

知道少年没有听懂,她补充道:传说那是一个魔王所做的曲子,可以由钢琴,小提琴和长笛演奏。所有听到乐曲的人都会被魔王夺去生命。

酷拉皮卡思索着:那会不会只是传说呢?很难相信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东西。

她轻轻拉起衣服长长的袖子。少年本来在奇怪为什么这样炎热的天气她还穿这么长的衣衫,可是在看到她的手臂后,惊愕了。

那是如同沙漠干枯了的植物残骸般焦黑的手臂。布满厚厚硬痂。却脆弱得好像木炭燃烧后的灰烬,只轻轻一碰便会溃散。

酷拉皮卡,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吗?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