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小院(之三?洁)  

2007-11-26 23:08:24|  分类: 善水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忆中小的时候好像一直是和男孩子们玩耍。女孩子们是在已经清楚意识到男女有别之后——或许1011岁的年龄,才渐渐出现的。我猜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才刚刚搬来几户有女儿的人家。

在那之前,我唯一能够有印象的女孩子,是住在最深最深那个院子里的小女孩。比我还小。她没有妈妈,爸爸是个修车匠,成天身上都是黑乎乎的机油,连带了女儿也是成天脏兮兮的。

女儿名字就叫做脏娃娃

就连院子里的大人,也习惯于叫她这个名字。脏娃娃是丑陋肮脏的代名词。她是他爸爸从臭烘烘的垃圾堆里捡到的,所以她整个人也是臭的。大人们习惯向我们描述这个故事,用来威胁非常管用:再不听话就把你送给脏娃娃的爸爸!或者:你再不注意卫生以后就只能像脏娃娃那样了!

那个时候的她,从来是一身脏兮兮的站在一旁,满脸羡慕的看着我们那一群。却从来没有人叫她加入过。所有人眼里她都是一个受鄙视的对象,男孩子们毫不避讳直接大声叫她脏娃娃,走过她身边时厌恶的捂住鼻子大声叫臭。

有一天,或许是和男孩们玩腻了,或许已经和他们决裂,或许只是偶尔无聊的心血来潮,总之,记不清原因的,我叫了脏娃娃一起玩跳房子。

跳房子是女孩子的游戏,男孩子绝对不会参加。我在小院子里没有其它的女孩同伴,只有脏娃娃。

从那以后,脏娃娃经常和我一起玩了。我根本不在意那些男孩子也对我奚落。脏娃娃非常喜欢我,只要我去找她,不论什么时候她都会同意和我一起玩。她的爸爸也十分喜欢我,甚至因此免费帮我家人修了很多次自行车。而且每次见我找他女儿的时候都是笑嘻嘻的。虽然脸上依然有黑漆漆的机油。

婆婆爷爷知道了他不收我们钱的原因后,还专门教了我,既然要和别人成为好朋友,就要真心好好的结交。千万不能叫人家脏娃娃,那是个不好的称呼。

我应该算是很懂事的孩子。我老早就知道不可以叫她那个名字。

可是没有名字叫起来很麻烦。所以终于有一天我问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怎么的,或许是她低喃出了JIE这个音。但是没有说明是哪个字。我想当然的写下了字,问她:是不是因为你衣服一直是脏的,才希望自己心里能够清洁?

这句话依然是我觉得我小时候说过的最有哲理的话。

听完我的话后,脏娃娃变了。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光彩在她脸上流溢,映照的她整个黑脸庞也熠熠生辉。她慢慢的,对着我露出一个十分美丽的笑容,我从来没有想过脏娃娃其实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只是那美丽的面容隐藏在了油污和灰尘之后。

我记得我后来打水给她洗了脸。洗出嫩白的皮肤和闪亮的眼睛。她比我那些会眨眼睛的洋娃娃还要漂亮。

我说:从今以后你就叫陈洁她愉快的点头。陈是她的姓。

之后我在她的作业本上看见了她写的工工整整的陈洁两个字。很是开心。我一直以为是我给她取的名字。长大了才想到或许她本来就叫这个名字。

脏娃娃以后总是将自己的脸洗得白白的。衣服也整洁了很多。那份漂亮让很多男孩子傻了眼。渐渐的再也没有谁叫她脏娃娃了。我一直洋洋自得,认为那是我的功劳。

再后来,脏娃娃也要搬走了。我给了她一条粉红色小手绢,告诉她要一直干干净净的,像我给她取的名字一样。脏娃娃没有东西送我。我只记得她拉着我的手哭。她声音轻轻柔柔的一直呼唤我的名字:柳儿姐姐,柳儿姐姐……”她哭了很久很久。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善意会给他人带来多么大的改变。哪怕只是孩子气的些微的善意。

曾经的脏娃娃洁,我希望你今天也能洁净美丽的渡过。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