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暗月(连载之二)  

2007-11-21 16:24:36|  分类: 青柳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出门的时候,闻到了隐约的花香。

还是清晨。整个大宅子里的人大半都还在睡梦之中。旋律却早早清醒了。有两只小鸟停在她窗前的树枝上叽叽喳喳地打闹,将她吵醒。

正是暮夏的时光。时间虽然还早,天色已然亮了。远处山脊上一片灿烂的金色,预示着今日也会是一个明媚的艶阳天。碧蓝的晴空水洗也似的清爽。云朵白得发亮。

旋律再也无法入睡。想着可以到别墅外面散散步。她已经一整个星期没有离开屋子了。趁着大小姐还在安睡的时刻,她想出去逛逛。

从房间出来时候看见了值夜的费婕。旋律向她微微点头算是招呼,走出了大门。

她闻到了花香。清洌的味道,风一吹就飘散了,若有似无。她努力辨识着那气味,想找到它的来源。

说是出去逛逛,其实不过就是在别墅外面稍微走一走。别墅位于深山,只有一条路通往外界。她当然不会想要出去,只能在周围略微走走。她记得往左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右边是一片森林。

花香似乎就是从左边传来的。旋律朝那个方向走去。

她忽然听见了一阵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该怎么形容呢。这样悦耳的心音。那么澄澈清脆的声音。使她想起了早晨吵醒她的鸟儿的啼鸣,从远处吹拂来的微风摇动树叶是轻柔的沙沙声,还有泉水流动时候的叮咚声。纯粹干净,不含一点杂质的声音。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有人能够有这么干净的心音。

是谁?这样一大早,在这深山里干什么呢?

她改变了方向,顺着小溪向下游走去。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了那个声音的来源。在小溪边汲水的少年。

那是她不可能认错的金色头发和样式奇特的衣衫。酷拉皮卡。

旋律有些讶异了。她总是听见少年沉重的心音,简直不能想象同样一个人竟然能发出这样天差地别的声响。而后又释然。其实她该明白的。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他所显露出来的那样冷酷。在这独处的时刻,他定然是想起了什么令他觉得温暖的东西。于是他卸下了所有坚持的苦痛和伪装的坚强,只沉浸在那个温暖的回忆里。旋律不忍心打破这样的时刻,轻手轻脚准备离开。

少年却已经察觉到了背后有人,倏然转过身来。目光凌厉。右手上长长的锁链飞舞,发出金属刺耳的摩擦声。

是我。眼见锁链已经攻击到面前,旋律却没有躲避,只轻声说道。

少年认出了她。往后一挥手,锁链全部消失了。

而心音,早已改变了。变回了以前的样子。沉重、激烈、愤怒。

酷拉皮卡默默向别墅走去。没有理睬旋律的突然出现。

你的心音,旋律开口。少年没有看她,也没有停下脚步。旋律并不在意,继续说道:刚才那种澄澈悦耳的声音,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我相信只有最善良的人才可以发出那样的心音。

少年已经从她身边走过,没有停留和犹豫。旋律朝着他的背影说:为什么有那样动听的心音的你,也同时会有之前的痛苦呢?

金发少年猛然一震。停止了脚步。回头冷冷看着旋律,道:我不知道你也是这样多话的人。话语总是会泄漏重要的信息,所以我给你个忠告――还是少说话的好。为了你自己。

旋律轻笑出声:我不那样认为。从话语中得到的情报是可以修饰的,心音才是最诚实的存在。你可以用话语来欺骗别人,甚至自己,但你无法欺骗你的心。

她坦然望着他。少年依旧目光严峻。再不说什么,转身离去。

酷拉皮卡没有看见,身后的女子,是用怎样一种温柔的几乎融化的眼光看着他。旋律现在可以很肯定自己的猜测了。她和他果然是一类人。

刚刚回到别墅,看见大小姐依旧在沉睡之中。而酷拉皮卡已经来传话了。逹涅佐队长要求所有保镖都集中起来进行会议。旋律恍惚记起如今已经是八月末,明白了将有怎样的安排在等待着他们了。

果然,刚走入会议室,逹涅佐就示意她在他的下首就坐,面向着其它人。开始宣布。

每年的九月一日到十日,是友克鑫市举行拍卖会的日子。大小姐每年都会参加这项盛会。今年当然也不例外。今日就是来拟定关于这次出行的计划。特别是你们,他朝几个新人看了一眼,第一次参加出行保卫工作,我要求绝对的服从命令。禁止一切自行决定的动作。想必你们都还记得,在你们来之前那个擅自改变行程的傻瓜得到了怎样的后果。如果不想加入他的行列,就给我牢牢记住。

之后便是详细的行程和工作安排。旋律却没有心思再去听这些。本来这些安排里面就没有她的事情。她只需要一刻不离地跟着妮翁就行了。逹涅佐叫她来的目的也不是要安排她的工作,而是要她继续查证所有人的心音是否有可疑之处。这点她很清楚。

耳朵里传来各人的心音,这样真实的表达了或者连这些人自己都不明白的内涵。史库瓦拉,旧有保镖之一,那样厌恶地听着逹涅佐的一切安排。旋律知道他会干保镖这一行只是因为赚钱多。义瓦廉可夫,旧保镖,只有蛮力的大块头,以明哲保身为上,优点是执行命令十分坚定。杰拉尓,旧保镖,最是忠心耿耿。安环,旧保镖,精明型人物,总是希望得到赏识。新保镖的心音就更加精彩了。芭蕉的沉稳干练声中混入了一丝丝厌倦,似乎不理解为什么要为保护这样一个小女孩而如此大费周章。费婕几乎是轻蔑的聆听着,只差没有从鼻子里哼出声来。多来名目光闪烁,心跳杂乱,一听就知道是没有经验的新手,对整个行动期待又不安。

还有,她一直不愿意去听的,酷拉皮卡。心音更加激烈了起来,仿佛马上就要得到他所想要的东西一般的激动。

不过,没有异常。没有人显露出丝毫想要出卖他们计划的意图。旋律静静坐着等待逹涅佐讲解完整个计划,在起身离开会议室之前朝他轻轻点了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