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近

ただ、星に願うよ……

 
 
 

日志

 
 
关于我

短短长长柳,三三两两星。 断云当极目,不尽远峰青。

网易考拉推荐

暗月(连载之一)  

2007-11-12 18:58:52|  分类: 青柳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叫酷拉皮卡,17岁。

那是旋律第一次见到酷拉皮卡时,他的自我介绍。文字简短,声音冷峻。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称的上表情的东西。

如果光看外表,或许会觉得他并不适合当一个保镖。倒像是一个杀手。

冷酷的、沉默的、没有感情波动的杀手。

可旋律知道不是的。

那个时候旋律已经在这个名叫诺斯特拉的黑道组织里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里,她的工作,便是保护组织老大那个娇纵任性的女儿。24小时贴身陪伴。除了旋律之外,有两个侍女负责照顾大小姐日常生活起居。另外五名男性保镖则负责外围的警戒工作。

其实是十分无聊的工作。一切的保卫措施都由外围人员商议决定。她的任务不过是在男保镖和妮翁大小姐之间沟通一下,以及——如果真有这个可能的话——在有恶意的人突破五人的防线逼近大小姐时,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保护她的安全。

所幸旋律生性沈静恬淡,对这种无聊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好玩好动好热闹的大小姐妮翁,也明白能陪自己玩耍的,不会是这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的小姐姐。便很配合地只找向两个侍女。旋律与她相安无事,甚至可以说相处融洽地度过了这一年。

在最近大小姐的一次出行购物中,开车的保镖由于实在无法忍耐堵塞的交通而临时决定改变路线,却差一点卷入一场车祸当中。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敌人特意安排的袭击,警察也证明了车祸的根源全在对方司机而与他们无关,可就是因为临时改变路线这一小小的偏差,使得原本那个保镖被处置了。组织老大招募了一批新人。听说其中有几个拥有真正猎人执照的人。

整个保全队伍也更换了形状。外围七人,四旧三新,中围两人,一旧一新。内围依旧是旋律一人。

中间的两人,旧的是保镖队队长达涅佐,新人便是酷拉皮卡。金发的少年。

听说他拥有真正的猎人执照。听说他是得到了那个在黑道中都神秘莫测的千耳会的介绍而来。听说在新人测试时护卫队长达涅佐给予了他的满分评价。听说如果没有他,其余几个应征者多半无法合格。听说他还只是个今年才获得猎人资格的新人。

听说。酷拉皮卡的事情。在他被破天荒安排在中围护卫时,这些听说便以铺天盖地之势在整幢大房子里蔓延。旋律早已习惯于聆听这些隐约耳语,那本是她的能力所在。只是这次,她稍微对话题中心人物有了一点点的好奇心。

然后就有了几次简单的接触。工作上的。她传话小姐的意愿和想法,他传话工作安排。

几次,他目光怔怔。对她说话时也并不看向她。对话言语干净简利。声音平静。公事公办的态度和感情。

如果没有那几乎震耳欲聋的心音的话,大概旋律不会这么难受。

如果没有听到他的心音,光看外表,或许会觉得他不像是个保镖。保镖需要对所保护对象的热忱,需要团体协作,需要强制性地压制个人能力只保障团体利益。而这些无疑他都不具备。他太过自我独立,也太过冷峻。相比之下似乎像一个杀手。只依靠自己独立完成任务的杀手。

只有旋律知道不是的。他连杀手也做不到。他的心音如此强烈,并不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人。他只是隐藏压抑得太深。

是愤怒。深不见底的愤怒。不会显现在他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个眼神中的强烈愤怒,却逃不脱她的耳朵。心脏是对人最诚实的器官,总是忠实地反映出人心底最深处的情绪波动。而她偏偏有聆听心音的能力。如同一眼看穿人的最隐秘处。而眼前的金发少年,与大小姐相同的年纪,却没有大小姐单纯明朗的心音。反而是交织着仇恨、不甘、愤怒和痛苦的巨大声响。她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的心能够发出这么凄烈的声音。每次靠近他,她都会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来承受通过心音传到她耳朵里的苦痛。

所以她有了一点点好奇。

那天依旧是酷拉皮卡前来传话给她:队长要跟你单独谈。

旋律心中已有数。略微思索一下,道:请队长亲自过来吧。我不能擅离岗位。

金发少年或许有些惊讶于她的回答,稍稍错愣了一下,才对她点点头。转身复命去了。

达涅佐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对大小姐行过礼之后,转向她。

旋律将两杯红茶放在自己面前,示意护卫队长过来坐下。达涅佐也不推辞,坐下后直接问:怎么样?

旋律道:四个新人。芭蕉显然经验最丰富,心音沉着祥和。是经历过风雨之后的感觉。可以信任。费婕个性轻佻,心音绮丽浮华。人倒是不虚伪,只是太过轻浮,不能胜任重要任务。至于多来名……”她微微一笑,他的猎人执照是假的。

达涅佐皱眉。旋律却阻止他开口继续说道:除了这点之外,其余没什么可怀疑的。他这个人虽然有些奸诈,不过这不正是你取中他的原因么?所以,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达涅佐沈吟半晌,点头。还有一个呢?

她深呼吸一口:酷拉皮卡。几近完美。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达涅佐忽然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旋律只装做没看见。

那么,再问最后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要我亲自前来?第二,为什么你看见酷拉皮卡的时候会颤抖?

为什么要队长前来?多来名的猎人执照经过队长再三审核,也会有假。那么他的能力,或许也有什么隐藏。即使从心音听不出异常,即使目前还没有出现她听不到心音的人,但她不愿意冒险。相信达涅佐也不愿意。大小姐的房间,平常很少人接近。又有她设下的念力屏障,更适合说话。

至于为什么……看见他会颤抖……因为她一直在想,或许他和她,经历了类似的事情。

那只是共鸣而已。

这个答案旋律没有说出口。达涅佐也不追问了。至少他信得过旋律。

夜里,雨簌簌地下了起来。在暗夜里下的雨,总是给人一种寂寞的感觉。如同在多年之前的寂静深夜,那一个个寂寞而无知的灵魂召唤了恶魔的那个雨夜一样。

从此她的世界天翻地覆。每个夜里,大雨始终没有停止过。她依稀记得一次透过密密的雨帘和蔼蔼的雾气,她看向月亮。看向在以前最能带给她音乐灵感的圣洁清辉,却发现连月亮,也是黯淡无光的。

她的世界再没有了光亮。

而那个金发少年,又是怎样度过这一个个无星无月的长夜呢?

她叹口气。转身熄了房间的灯。

什么地方传来一首悲伤的歌。女子苍凉辽远的声音,穿透了淅淅的雨声哀哀不绝。旋律躺在床上闭了眼睛,努力辨识着那歌声。

当草枯云长,

候鸟返回自己初来的地方。

当河水再不流淌,

太阳也忘却自己该去的方向。

只剩一轮黯哑的月,

让我在城市森林中迷惘。

……”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